连载中!《大国利剑》第二章第六节 中国防暴队

2018-08-30 15:40:29来源: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6.每天下午3点钟,是瑟利夫总统雷打不动的下午茶时间,这个时候,不管手头的工作多忙,她都会放下来歇一歇,喝点咖啡,到窗外看看大西洋的景色。这位78岁的老人尽管年事已高,却依然精神抖擞,支撑着她工作的动力,是450万利比里亚人民的热切期盼。

  然而这几天她总觉得从窗外看出去,似乎外面的风景有了一些变化。刚开始她并没过多关心,毕竟治理一个国家花费了她太多的精力,但是逐渐地,她开始感觉到周边的人员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大家不再有那种紧张兮兮的感觉,说话走路之间,多了几分活泼的味道。到底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呢?瑟利夫总统把贴身护卫叫了过来。

  “总统阁下,您大概没注意到吧?门口执勤的防暴队换人啦,原来是约旦防暴队在站岗,现在换成了中国防暴队!”

  瑟利夫总统“哦”了一声。中国防暴队她是知道的,以前驻守在格林维尔,她的一个行宫就在格林维尔分部边上,与中国防暴队靠得很近,以前去小住的时候偶尔会碰见中国防暴队的队员,一律都是黑衣服,脸上挂着笑眯眯的笑容,给她的感觉是友善谦逊。没想到现在居然到外交部大楼来站岗了。

  贴身护卫看到瑟利夫总统脸上露出笑容,赶紧接着说:“这帮中国小伙子可帅了,每次在门口一站,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而且他们的装备很好,清一色的长枪,以前游行示威的人群老是冲到咱们门口来堵门,约旦防暴队拦都拦不住,现在好了,没人敢靠近,都远远地在大街对面。还有,这帮小伙子很有礼貌,看到我们进来都热情地打招呼,素质很高呢!”

  “是吗?”瑟利夫总统还没有听到自己的贴身护卫对哪个维和警察有过如此高的评价,一时之间也来了兴趣,暗自想道:“中国防暴队真有说的那么好?看来我得观察观察!”

  于是从那天起,只要是下午茶的时间,瑟利夫总统就走到窗口边上观察在门口执勤的中国防暴队员。

  诚如贴身护卫所说一样,身材挺拔、装备精良的中国防暴队员确实名副其实,一身笔挺的黑色制服穿在身上,彰显出威严的味道;手里一律持着自动步枪,不战而屈人之兵;威猛的装甲车像一头猛兽蛰伏在外交部大楼门口,警惕地注视着四方;每当有行人、车辆经过门口,中国防暴队的队员们马上投向了惊醒的目光,直到确定安全才微笑着打招呼。尤其令瑟利夫总统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下午的太阳非常强烈,在室内尽管开着空调,她都感到热浪阵阵,外面的温度估计有50多度吧?然而在外交部大楼门口,这些中国防暴队员却一动不动地笔挺站立着,似乎雕塑一般,远远看过去,能看到成串的汗水从蓝色的防弹头盔中低落下来,却不曾看见他们伸手去擦。与约旦防暴队更不一样的是,约旦防暴队基本上是戴着鸭舌帽、穿着警服在执勤的,而中国防暴队的队员则是防弹头盔、防弹背心全副武装,这少说也有三四十斤,但在他们看来,似乎完全不当一回事。

  真的是支训练有素的部队啊!瑟利夫总统内心深深感叹道。

  更加让她意想不到的是,一般到了晚上,以前驻守的约旦防暴队员都会放松了警惕,做到门口与安保人员说说笑笑。但是中国防暴队却不。一天晚上,因为处理几个事情,瑟利夫总统办公的时间稍微晚了些,等处理好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她从办公室走出来,坐上车子准备回家休息,却意外发现中国防暴队的队员们仍然纹丝不动地站在门口,身子依然笔挺。

  真是一帮好小伙!经过中国防暴队的时候,瑟利夫总统特意打开车窗,向他们挥手致敬。

  但是瑟利夫总统所不知道的是,为了完成好外交部大楼的定点驻守任务,这些中国防暴队的小伙子们付出了多少的艰辛与汗水。

  为了确保利比里亚外交部大楼和瑟利夫总统的绝对安全,从执行定点驻守的第一天开始,防暴队就明确了“24小时不间断驻守”的目标,三分队的三个小队轮流站岗。24小时全天候站岗,意味着每个小队每天必须连续站岗八小时以上。看起来任务不算艰苦,但却远非想象中简单。首先是距离的问题。执勤分队当时还住在解放军的运输连,按照正常行驶到达外交部大楼需要40分钟左右的车程,但是蒙罗维亚毕竟是一国之都,是首都也是“首堵”,早上出勤会遇到上班高峰期,下午换勤也会遇到下班高峰期,所以每次从暂住地出发到外交部大楼,基本都要一个半小时以上。其次,是站岗时间的问题。白天在太阳下暴晒8个小时,显然队员们是吃不消的,所以为了保证队员的身体健康,防暴队经过调研后明确,晚上岗哨的时间要长一些,从晚上八点到次日凌晨八点结束,这个班次是12小时,另外两个班次是6小时。既然有晚上通宵站哨,就必然牵涉到次日补休。倘若有个补休的好环境倒也无所谓,问题在于运输连的住宿条件实在太差了!解放军运输连有将近300名官兵,本身的住宿用房都显得紧张,好不容易给防暴队挤出了几个房间,队员们基本是十多人一间,最多的三十人一间。小小的集装箱板房里,除了队员们的床铺蚊帐和行李箱,几乎没有插脚的地方。这还不算艰苦,艰苦的在于解放军维和官兵每天都要训练和执勤,集装箱板房隔音效果很差,外面吵吵嚷嚷的让人睡不安稳,加之解放军运输连的隔壁是利比里亚的国家电厂,几台大功率的发电机没日没夜地轰鸣,很难让人睡着。刚开始执勤三天不到,队员们就都熬成了黑眼圈。另外还有,为了赶在雨季来临前争取早点搬到新营区,白天部分队员还需要赶到尼泊尔防暴队的营区,与驻扎在那边的一分队队员汇合,进行搬迁营建任务。所以,每天能保证休息的时间不会超过5小时,其余时间都在紧张忙碌中。

  执勤的时候也不轻松。在外交部大楼执勤,绝对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任何的一举一动都在众目睽睽之下,所以要求之高、标准之严绝不是普通的任务可以比拟的。每名队员一个岗次下来,几乎双脚麻木,迈都迈不开脚步。同时要应对的还有烈日下汗水太多补充不了的水分、站岗时间长消耗热量补充不了的饭菜等等。

  高荣坤,是三分队七小队的指导员,因为相对于其他队员来说年纪较大,被队员们戏称为“高大爷”。大爷虽然年纪大,却一点不服老,每天的站岗都是第一个先上,回营区休息的时候都是最后一个休息,因为下岗后他还需要向分队领导汇报当日执勤情况,其他队员熟睡后他还要查岗查哨。所以一个星期的执勤时间过去后,他患上了严重的腰肌劳损。为了不影响执勤,他不敢对分队领导说起这个伤病,只是默默在咬牙坚持。一次,在执勤的时候,炎热的天气让他的嘴唇晒得裂开了好几道口子,一位在边上玩耍的黑人小姑娘看到了于心不忍,给他拿来了一个香甜的芒果。看着小姑娘清澈的眼神,闻着小手举过来的芒果的清香,他恨不得狠狠地咬上一口。可是在防暴队严明的纪律面前,他还是轻声谢绝了。

  队员邹桂宏,是队里有名的狙击手,在定点驻守任务中,他的任务最重,需要在装甲车的车顶上时刻注意着周边的动静。烈日的光芒刺花了他的眼睛,流下的汗水流到眼里像针扎一样难受,可是他却不能有丝毫放松,他必须不间断地搜索着周边的每一寸可疑的地方,防止有任何袭击的可能。装甲车的车顶比地上更热,因为铁板能吸热,队员们尝试过把生鸡蛋打在装甲车上,还真的能烤熟。所以当一天的哨站下来,他的手臂因为贴在装甲车上而变得烧伤灼红,用手轻轻一碰都剧痛无比。

  正是有了像高荣坤、邹桂宏这样的队员默默付出,中国防暴队在蒙罗维亚迅速树立起了一个良好的形象,被亲切成为“蒙罗维亚街头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但是,维和任务毕竟不是靠着颜值高就能完成的,真正的危险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来临了。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