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大国利剑》第二章第五节 第一项任务

2018-08-30 15:37:59来源: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5.徐晓伟是个人,他不是神,并非所有的事情在经过考虑后都能得到有效解决,很多事情即使能按照预想中向前推进,中间也难免会出现反复、波折,所以在刚进驻任务区的一段时间里,他非常焦虑。多年的工作经验使他保持了一种表面上看上去平淡如水、镇定自若的表情,给了每名看到他的维和队员一种精神的力量,但是实质上,他的内心也是恐慌的。这种恐慌来自于对任务区陌生到一无所知,不知道从哪里寻找工作的着力点和突破口。

  然而他并不是孤独的,他的警队也不是孤军作战的,因为在大后方,公安部党委、部维和工作领导小组、部国合局、部边防局、浙江总队,各级领导和官兵们都在注视、关心着前方的他们。就在进驻任务区后的第一个星期里,公安部孟宏伟副部长就在《第四支驻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圆满完成轮换并进驻任务区》专报上批示:“很好。望克服临时困难,按计划进入正轨。当前中心工作是稳固阵地,熟悉环境,勤务上谨慎为上。”部边防局牟玉昌政委、陈定武局长也先后出重要批示。牟政委批示:“祝贺全体队员安全顺利抵达,再嘱防暴队务必注意自身安全防护,尽快适应环境,保持良好工作、生活秩序。”陈局长批示:“全体队员克服旅途疲劳,到达后立即开展工作,展示了良好的作风和刻苦耐劳的精神,向同志们表示问候。”国内领导的连续批示让徐晓伟意识到,在战术层次上,自己在任务区会比国内了解的情况多一些、具体一些,但是在战略层次上来说,自己的经验远不如这些身经百战的高层领导眼光长远。当前需要做的,是在战略上按照孟副部长的批示精神,先站稳脚跟,再谋发展,切不可轻举妄动,急躁冒进。同时,需要将蒙罗维亚的情况进一步掌握,只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想清楚、看明白了当前的形势,徐晓伟躁动的心渐渐安静了下来,他已经初步掌握了队伍未来发展的方向。

  然而,就在他逐渐稳定住思绪的时候,突然,防暴队接到了联利团下发的第一项任务,这是一项谁都预想不到的,影响着防暴队全部后期工作发展方向的,并且给所有队员带来了刻骨铭心记忆的重大勤务!这项勤务再次在徐晓伟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第四支维和防暴队第一次受领的任务是执行利比里亚外交部大楼定点驻守勤务。这项任务历来是联利团所有勤务中的重中之重,且不说外交部是利比里亚对世界敞开的一扇窗口,每天来往的都是各国的高层领导,在外交部执勤,接受的是世界级的目光注视,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利比里亚历史上首位女总统、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埃伦·约翰逊·瑟利夫女士办公地点就在外交部大楼里!

  瑟利夫总统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17岁那年,她在花一般的年纪认识了一位风度翩翩富有才华的男人。他比她大7岁,刚从美国留学回到蒙罗维亚。她认定他就是生命中的白马王子,对他钟爱有加,而他则被她的美丽和青春所打动。两位年轻人彼此吸引,同居、结婚了。而后,男人到美国攻读硕士学位,她则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攻读会计专业。

  她原本想着他们的爱情和梦想会在美国得到升华和实现。可是等待她的确实一场噩梦。这场噩梦毁了她的青春,甚至差点毁掉她的一生。她与他带去的钱很快就花完了,为了生存,她只好半工半读。

  她找到了一份保洁工作。这个工作的报酬勉强够维持他们在美国的房租和基本生活费用。可是,渐渐地,他不再认可她付出的努力,认为她做的工作卑微,给他带来了强烈的耻辱。从开始时的吵架到后来演变成家暴,她经常被他打得遍体鳞伤,以至于被迫辍学。这种地狱般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五年。五年里,她为他生了4个孩子。而这个时候,她也只有22岁,还是一个美丽得像花一样的年纪。某个夜晚,在再次遭到毒打后,她开始反思自己这些年来的生活,每想起一次,心就伤痛一次,眼泪像止不住的水龙头一样,在这个忧伤的夜晚逆流成河。她觉得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美好的生活愿景应该像太阳一样,经过黑夜的洗礼后浴火重生。于是她擦干了眼泪,最终与他办理了离婚手续。

  她带着4个孩子,来到科罗拉多州,一边打工,一边求学,一边照顾孩子。她把三个大孩子锁在出租屋里,而把最小的一个孩子背在自己身上,出去听课、打工。忙完每天的工作与学习后,她又急匆匆地回到小屋,照看另外3个可怜的孩子。连轴转的工作生活让她心力交瘁,学校劝她先休学,等把孩子养大了再回学校完成学业。可是她已经学会了对生活说不,这一次仍然是这样。她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失去了很多青春时光,现在,不能再浪费了。在学校的帮助下,她在一家大型金融部门谋到了一份兼职工作。有了较高的薪酬,她就把4个孩子全部送到了幼儿园或者托儿所,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

  就这样,咬着牙坚持着,努力着,时光一过就是八年。在她的勤奋和努力下,不仅获得了科罗拉多大学学士学位,而且考取了哈佛大学,取得了哈佛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学位,并先后在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国际机构担任高级官员。她的孩子们也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健康快乐地成长起来了。

  1977年,利比里亚爱国人士塞缪尔·多伊举行起义,推翻了殖民地统治,建立了统一的利比里亚国家。怀着满腔爱国热情,她毫不犹豫放弃了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生活和高薪的工作,带着孩子们回国投身于国家建设,先后担任塞缪尔·多伊政府的财政部部长助理、副部长、部长,。自此,她开始了一种新的人生道路,直至总统并成功连任。她的一生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和挫折,可是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前进的脚步。

  但是在利比里亚这个经历过内战的国家,尽管她万众敬仰,却未必能让全部人都俯首听命,不少在野党、反对派还是对她颇有微词的,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有天知道了。所以外交部大楼是所有重点设施里的重中之重。原来驻守的是约旦的防暴队,现在根据裁撤计划,蒙罗维亚只剩下中国一支维和警察防暴队,他们要撤走了,担子交到了中国防暴队手里。

  徐晓伟这几天一直在为这项任务担心。一上来就来这个一个“硬菜”,能不能啃得下,他心里一点都没底。孟副部长“熟悉环境、稳固阵地”的叮嘱时刻在他脑海里盘旋,他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提醒,于是决定亲自到外交部大楼实地踏查,把环境摸清楚了,才好为制定勤务的计划打下基础。

  说干就干。徐晓伟吩咐驾驶员准备好车辆,带着黄侃、徐彪、詹兴虎等人出发了。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到了外交部大楼后,徐晓伟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利比里亚外交部大楼位于蒙罗维亚最繁华的市区中心主干道上,对面是利比里亚国立大学,旁边是外交部的办证窗口,前面是联利团的总部泛非大厦。这条主干道上人潮汹涌,车来车往,一派繁华的景象。正好去的那天有几百人在外交部大楼前示威游行,一大群人拿着横幅载歌载舞的,而外交部大楼门口只有几名约旦防暴队的队员在警戒。

  这个地方位置重要,易攻难守。这是徐晓伟的第一印象。只要在街道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对目标进行袭击,而且要冲进去非常容易。徐晓伟又仔细观察了外交部大楼的门口,只有一个保安亭,没有像国内一样的大门,出入车辆有一根栏杆,假如发生冲击,这一根栏杆根本发挥不了作用。为了更为深入地了解情况,徐晓伟等人一直等到深夜。晚上的情况比白天更糟糕,街上的路灯照明情况不算太好,而且基本只有靠路边稀疏地亮着一排,只要稍微躲在远一点的地方,仅靠肉眼就看不清楚。黑人的黑色皮肤在夜里是最佳的保护色。但门口却又不同,大大的一盏灯把门岗的情况照亮得一览无余,正应了中国俗话,我在明处,敌在暗处,不管是要袭击门岗还是里面的目标,都非常容易。

  摸清了实情,回去的路上徐晓伟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顾不上吃饭和休息,徐晓伟连夜召开会议,商量制定即将到来的定点驻守方案。

  “大家说说看吧。”徐晓伟说。

  黄侃首先开了口:“形势不妙啊!这个地方地形太复杂了!”

  徐彪接着说:“不管怎么样,我认为这次勤务还是需要制定一个详细的方案,我等会组织军事骨干,对照任务书的要求做好执勤计划,从明天开始,执勤分队要全警投入训练!”

  徐晓伟说:“徐彪,训练这一块我不担心,这是你的强项,你务必要按照实战的要求抓好训练。黄侃同志,我觉得可以先从外围入手。孟副部长叮嘱我们要熟悉环境,现在我们刚刚进驻蒙罗维亚,之前的三批防暴队都是在格林维尔,能提供给我们的信息不多,所以请你马上协调外联的同志,把利比里亚警察和社会治安的基本情况排摸过来,尤其是安全隐患,一定要排摸透彻,为徐彪制定执勤方案提供参考。”

  在徐晓伟的安排下,众人按照分工各自准备去了。

  对利比里亚警察力量和社会治安的调查从一开始就遇到了阻碍。当中国防暴队外联组到利比里亚国家警察总局要求他们提供资料的时候,当地警察并不予配合,他们声称中国防暴队隶属于联利团警察部门,如果需要利国警察总局提供资料的话,必须要联利团的警察总监来进行协调。好说歹说,就是不同意。没办法,外联组的队员只能到联利团警察部门寻求帮助。联利团是个国际组织,成员来自全世界各国,互相之间非常讲究等级规矩,外联组的队员过去的时候,不要说总警监,连防暴办的主任都看不到,只有一名普通的民事警察接待了他们。

  听到外联组说要协调利国警察总局提供资料,这位民事警察犯了难,告诉外联组的同志说,这事情他要逐级上报,首先要报告组长,然后报告防暴办队长、主任,最后由防暴办的主任向总警监格雷戈里·辛茨先生报告。不过以他这么多年工作的经验看,辛茨总警监是肯定不会出来与外联组的同志见面的,因为他们的身份太低了。

  吃了瘪的队员没办法,只能电话向黄侃进行了报告。听完黄侃的汇报,徐晓伟只能暂时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赶赴联利团总部与防暴办主任罗米提先生见面商谈。也许是上次到廊坊的甄选考核官罗曼先生向罗米提先生赞扬过中国防暴队,所以见面的时候,罗米提先生还是比较客气的。不过对于中国防暴队提出的要求,罗米提听了后直摇头,连说“不可能实现”。

  徐晓伟对罗米提先生说:“不如你引荐一下,我亲自去拜会辛茨先生,或许他能给我们一丝机会?”

  罗米提先生见徐晓伟态度坚决,就把他带到了辛茨先生的办公室。

  总警监格雷戈里·辛茨先生是澳大利亚人,从以前反映的情况看,这个人骨子里瞧不起中国人,所以尽管见面时对徐晓伟政委还算客气,可是一旦说到正事上,马上进行了一口回绝。

  “徐,”辛茨先生板着脸说道:“你们是过来执行维和任务的,我们安排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不要擅自做超过你们职责范围的事情。”

  徐晓伟当即回应道:“辛茨先生,我不明白什么叫擅自做超过职责范围的事情。你们安排我们执行定点驻守的任务,我们就要对面临的形势进行一个科学全面的分析,如果对任务情况一点都不掌握,你们也不提供准确的信息,由此引起任务的失败,是该由谁来负责?如果确实如你所说,不愿意给我们提供便利,按照联合国行动规程,我可以认为本次任务超过一定程度的危险系数,有权拒绝执行任务!”

  徐晓伟掷地有声的反驳让辛茨先生大吃了一惊。在他的印象中,不要说小小的防暴队,就算是主管防暴队的防暴办主任,在他面前也只能俯首帖耳,从不敢反驳半句,没想到这个新来的防暴队政委竟当众反驳,而且理由充分,让他一时之间无话可说。徐晓伟说的是实话,这在他来之前已经深思熟虑过的。维和警察部队有自己的职责范围,也有一定程度的武力使用原则,对于执行的任务,如果认为危险程度过高,可以拒绝执行。

  辛茨先生又说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借着这个机会去收集情报?”

  徐晓伟轻轻地笑了:“辛茨先生,据我所知,联利团就有一个专门负责收集情报的部门,平时我们所了解的信息渠道都是来自于这个部门。我们暂且不说为什么可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件事,但就情报来说,既然有这个部门存在,为什么就不能实现情报共享?如果中国防暴队拒绝执行任务,那么蒙罗维亚是否还有其他的防暴队能够执行?又或者说我们可以依据程序向联合国警察司提交方案,由上面来确定你是否应该配合我们?”

  徐晓伟说的话一点都没错,辛茨先生知道,自己之所以不愿意去配合徐晓伟提出的要求,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从小生长在澳大利亚,对于中国一直以来没有好感,所以把这种情绪带到了工作中。

  徐晓伟看到辛茨先生脸上闪出了犹豫的神色,马上趁热打铁说:“辛茨先生,联合国内人人平等,我们只有职务上的高低之分,绝不能有人种之间的尊贵之分,我想辛茨先生所受教育大抵也是如此吧?我衷心希望能在你的领导下完成好这项任务,不要把个人的感情掺杂到工作中。同时也希望能通过我们的表现来让你觉得我们是一支可以让你光荣的队伍。”

  徐晓伟这句话直接击中了辛茨先生的内心世界。无可奈何之下,他答应了亲自打电话给利比里亚国家警察总局局长马萨奎先生,要求利国警察必须无条件按照中国防暴队要求提供所需资料。

  回营区的路上,徐晓伟笑着对黄侃等人说:“以前在国内,感受不到祖国强盛带来的好处。现在出来了才深刻明白,当背后有一个强大祖国的时候,在外国人面前才能挺直腰板说话。否则就要被他们瞧不起!咱们这次在蒙罗维亚这个舞台上,任重道远啊!”

  虽然通过徐晓伟等人的努力,外联组顺利拿到了所需要的资料,但是当一份份完整的资料摆放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利比里亚警察的力量和社会的治安情况实际上要比预想中更加糟糕。

  据统计,利比里亚现共有警察5129人,蒙罗维亚配有3810人,各州地共1319人。利比里亚警察总局人员配备相对充实,机构设置相对完整,但其他各州及基层警察局人员严重不足,很多机构不是尚未建立就是形同虚设。利比里亚警察(总)局实行警察局长(总监)负责制。警察(总监)局长主要负责警察部队的战略策划、经费预算、投诉办理及任免警官等。在联利团的支持协助下,当前利国家警察在完善机构设置、加强安全维护能力和行动能力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总体能力有限。而社会治安情况更令人担忧。虽然利比里亚政治局势和社会治安形势总体平稳,整体可控,但和平与地区安全依然脆弱。

  利比里亚的体制改革缓慢民意走低。宪法审查修订、土地改革和权力下放等重大项目改革成效不佳。目前,宪法审查委员会、国家管理委员会、国家土地委员会、国家人权问题独立委员会等国家机构在机构调整重组、人事安排、职权划分界定的推进方面处于停滞状态。政府机构、司法、公正及法制体系工作效率不高、官员工作能力低下,政策可行性、可操作性值得商榷,民众满意率和支持率低。

  受国际经济萧条的影响,利比里亚经济形势持续下行。据联合国发展计划署公布的数据显示,利比里亚人类发展指数在187个国家中现排名174位,有83.8%的国民生活在贫困线下,48%属极端贫困,失业率始终保持80%的高位态势,且受埃博拉疫情及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对利比里亚经济复苏和增长造成的负面影响,利比里亚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从 2014 年的0.7%下降至0.3%。税收收入和国际贸易利润从2014/15财年第一季度的4100万美元降至2015/16财年同季度的3970万美元。财政赤字持续扩大,从2013年占GDP的大约28%升至2014年的大约31%。2016年1月25日,总统在向议会发表的年度讲话中再次强调经济挑战,宣布采取紧缩措施,以应对预期收入短缺的影响。

  联利团稳步裁撤也给当地治安环境带来了较大影响。联利团第四阶段裁撤进程正按计划有序进行,按照联合国安理会2239号决议计划内容,利比里亚当局将自2016年7月1日起正式履行利国内安全职责,联利团为此专门制定了过渡实施方案,并考虑在2016年12月15日对利比里亚保障国家安全与稳定的总体能力进行审查,并依据审查结果和实地安全状况,计划正式撤出联利团。

  从社会治安形势看,一是平民保护现状堪忧。针对平民的暴力犯罪案件和侵财案件发案率居高不下。2015年8月至2016年1月间,暴力犯罪案件中,武装抢劫案件的发案率于6个月内增长近20%,其中持枪械抢劫案件(包括持猎枪、匕首、砍刀)的发案率呈高发态势,于6个月内增长近150%。侵财案件中,入室盗窃案平均每月181起,蒙罗维亚地区平均每月69起,且呈上升趋势。二是联合国人员及设施安全值得重视。自2015年8月至2016年2月底,共发生了29起针对联合国工作人员实施的犯罪案件,其中有5起涉及武器的犯罪。115起涉及联合国人员的道路交通事故,2起破坏联合国财产案件。另外,3名联合国人员被逮捕和拘留。2015年11月17日凌晨两点,联利团机场班车在蒙罗郊区一度被由蒙面不法分子驾驶的两辆车拦截、尾随。2月份还发生了不明身份人员潜入印度女子防暴队营区盗窃发电机事件。4月23日,一名联利团工作人员住所遭到抢劫。6名不明身份嫌疑人手持砍刀和一把单管猎枪通过厨房窗户进入该住所,持枪威胁受害人一家,并洗劫了整个住所。4月24日,联利团国际雇员住宅区发生一起武装抢劫案件。据报道,2名嫌疑人手持砍刀闯入联合国志愿者(隶属于联利团工程部门)家中,抢劫空调2台。三是群体性事件日渐升温。去年9月份以来,近首都地区发生的多起群众游行示威事例表明群体性事件有密集化、暴力化、失控化倾向。宁巴州摩托车联盟因不满该州警方的案件处理方式,于2015年9月30日举行大规模抗议,后演变成暴动,抗议者攻击和洗劫警察局,释放被拘留者,焚烧房屋和车辆,哄抢商铺。事后,共有45人被捕,其中42人被控实施暴动和纵火,3人被控谋杀。2月3日,因工资支付问题,宁巴州柯克帕橡胶园工人对管理人员进行威胁,2月6日又放火焚烧了种植园;1月18日至2月5日,蒙特塞拉多州为建设工业园需拆除非法建筑,蒙罗维亚支线地区居民于2月6日举行抗议,封锁警察总部附近道路,并向车辆投掷石块,直到被警察驱散;2月29日中午,当地居民在蒙罗维亚外交部大楼(总统办公地)外举行反政府游行示威,向警方投掷石块,交通一度中断,联利团和利特警用催泪瓦斯将示威人群驱散,恢复交通;3月11日,反对联利团延期的政治团体在联利团总部游行示威,并向秘书长特别代表递交请愿书。四是边境安全局势仍不平静。边境地区的安全局势总体平稳,但与科特迪瓦交界地区仍有零星暴力活动和武装冲突事件发生。2015年11月,象牙海岸边境地区发生交火事件,造成11人死亡,其中包括6名士兵和4名枪手。12月2日,不明武装分子在距离利比里亚边界20公里的科特迪瓦奥洛迪奥地区对科特迪瓦安全部队发动武装攻击,攻击造成11人死亡,38人逃窜进入利比里亚。据了解,在边境地区,民兵、游击队性质的武装活动依然频繁。

  看完了调查收集的数据,众人沉默良久。

  最后还是徐晓伟发言了,他说:“不管怎么样,来维和了,就要做好战斗的准备,无论前方有多困难,我们都要全力以赴,容不得半点疏忽。我知道大家心情沉重,这样吧,我给大家讲个段子。有个富翁的女儿十分漂亮,为了寻找一个好女婿,富翁在家里设了个擂台并宣布,谁能从一个放满了凶恶的食人鳄鱼水池里游过去,就能证明是个勇敢的人,可以娶他的女儿并得到一大笔的奖赏。可是水池里的鳄鱼实在太多了,没人敢试。突然,一个人跳了下去,并以飞快的速度游过了对岸。富翁大喜,上去紧紧拥抱了这位勇敢的人并准备宣布将女儿许配给他,没想到这个人愤怒地挣脱富翁,转回头去破口大骂说,刚才是谁把老子推下去的?”

  这是个老段子,大家已经听过数遍了,但是在现场紧张的气氛下,大家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情竟是有所舒缓。

  徐晓伟也微笑着说:“给大家讲这个段子,就是要说明现在我们面临的形势就像这水池里的鳄鱼,如果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没有别人推一把,谁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耐。诸位,段子好笑,一笑而过,面对艰苦困境,我们要做的是保持一颗乐观的心态去从容面对,相信以我们第四支防暴队的过硬素质,只要大家全力以赴、凝神聚力,一定能打赢这场战斗!”

  于是,在徐晓伟、黄侃、徐彪等人的精心安排下,担负起定点驻守任务的防暴队三分队开始进入实战状态,队员们摩拳擦掌,开始了维和首秀。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