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大国利剑》第二章第四节 仍然缺水!

2018-08-30 15:35:43来源: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网络配图)

  仍然缺水!进驻后的第三天,解放军运输连还是没有拉到水,洗漱是不可能的了,饮用水都只能靠应急用水。徐晓伟能闻到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异味。

  趁着公安部工作组随队来蒙罗维亚,徐晓伟决定借助这个机会抓紧走访,尽一切可能协调后续工作。3月14日,徐晓伟与工作组一起走访了中国驻利比里亚大使馆,拜会了张越大使,徐晓伟向张越大使介绍了防暴队基本概况以及部队换防和新营区建设情况。张大使高度肯定了防暴队不畏艰难,快速进入工作状态的良好作风,勉励全体官兵要崇尚荣誉、砥砺前行,展示好中国防暴队良好形象。同日,走访尼泊尔防暴队,就营区交接事宜进行座谈交流,工作组听取了徐晓伟关于营区整体建设方案的汇报,并对下步改(扩)建工作提出具体要求。

  结束一天的走访后,徐晓伟召集众人又开了个短会。

  徐晓伟在会上开门见山地说:“当前的工作重点是格林维尔营区的搬迁工作,只有那边的物资过来了,这里的营建工作才能启动。而且格林维尔距离蒙罗维亚实在太远,这么多人放在那里,从安全角度来说我也不放心,所以我决定亲自过去看望队员,并与工作组一起过去协调物资的运输路线事宜。侣仁,那边的情况你熟悉,你与我一同过去,结束后你直接留在格林维尔作为那边营区的总指挥,我不在这段时间,解放军运输连分队的工作暂时由黄侃主持,明俊协助。徐彪主要负责中转营队伍的管理,要提前有个准备,随时进驻尼泊尔防暴队开展工作,并务必要落实好安全责任。中转营是个混合营区,各色人等都有,安全责任最重。兴虎主要负责与先遣队前期派驻进尼泊尔防暴队做准备工作的几名同志一起,抓紧推进营房、厨房等修理工作,为中转营分队进驻创造条件。”

  徐晓伟的提议得到了众人一致赞同。

  3月16日,徐晓伟与工作组的四名同志一起飞赴格林维尔营区。

  到达营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漱。当清凉的水从龙头里淋浴到身上的时候,徐晓伟长出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体会到水的宝贵。徐晓伟是土生土长的浙江人,从战士开始在边防服役,一直到现在当了总队的参谋长,把一生都献给了边防这个光荣的集体。徐晓伟服役的地方都是在浙江沿海的边防基层单位,虽然靠海,但是也缺水。国内的缺水是暂时性的,只要舍得花点钱,可以买得到。利比里亚的缺水是恶劣的自然环境下长期缺乏形成的,连续几个月干旱的天气让土地像饿了几天不吃奶的孩子,旱季雨季交替期偶尔下的几场雨,根本来不及到到地里就被吸干了。

  人,只有在缺失后重新获得才会倍感珍惜。徐晓伟现在就是这种感觉。进驻后的首次洗漱期间,他开始有了更高的觉悟,从更高的层次思考问题,在以后防暴队的各项工作谋划中,他始终保持了这种小心翼翼、细致谨慎的态度来处理问题。

  洗漱后,大家洗掉了几天以来积累的疲劳,重新焕发了活力,迫不及待地马上投入紧张的工作中。

  驻守在格林维尔营区的先遣队谭家海分队长带领大家实地查看了营区。应该说,在经过前三支防暴队的不断努力积累下,营区建设得非常好,功能齐全,整齐划一。如果能够驻扎在格林维尔,倒不失为一处好地方,可惜,要搬迁到蒙罗维亚去,工作量就非常大了。

  “打个比方说,水源的问题,格林维尔分部有很多储水袋,还有自己打的水井,我们中国防暴队的用水就是通过储水罐和龙头直接连接到分部,所以就算现在是旱季,用水也不是很缺乏。但是这些设备要搬迁到蒙罗维亚,不仅体积大,而且过去后缺乏连接供水的渠道,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谭家海一边带着大家熟悉营区一边介绍:“还有这个大帐篷,它体积大,能够容纳差不多200人,是我们唯一能够集中开党员大会的场所。它的所有权是属于格林维尔分部的,我们需要通过一系列的程序来申请继续搬迁到蒙罗维亚使用,这要花费时间精力,而且这个帐篷是整体的,不能单独拆开装运,估计光是拆卸就要全体队员好几天连续工作,至于怎么运送,至今还没有明确的办法。实在太大了!”

  营区功能齐全的不足之处在于东西太多,而可供装运的条件又太缺乏。“在第一次陆运中,我们尽可能把好的车辆都送到了蒙罗维亚,很多零部件都是拆东墙补西墙,现在剩下来的,都是故障车,不要说装货跑长途,连本身是否能够正常行驶都是个问题。海运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惜船期又不能确定。还有就是,装卸工具我们十分缺乏。按照计划,车辆、集装箱板房都需要拆运到新营区,这些体积大的物资只能走海运,但是,用什么把它们运到船上呢?我们的吊车太小,吊不了集装箱和车辆,就算能吊起来,从营区到码头还有二十多公里的路,总不能用小吊车运过去吧?这一趟还不得一天啊?”谭家海苦恼地介绍着情况。

  徐晓伟问:“那有什么具体的解决方法吗?”

  谭家海说:“办法倒是有,但是协调很困难。比如吊车和大型货车,我们了解过了,在距离格林维尔大约200公里的绥德鲁地区,有解放军维和部队的一个工兵营,他们有这样的设备。可是按照规定我们是不能直接与他们协调的,需要经过联利团的后勤支持部协调。”

  徐晓伟问:“工兵营有认识的人吗?”

  谭家海回答:“没有,不过我问到了他们的号码。”

  徐晓伟说:“好的,我知道了。”

  晚上,徐晓伟和工作组的同志与队员代表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见面会,主要了解先遣队和后续进驻格林维尔分队的基本情况。当先遣队的队员们依次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徐晓伟惊讶了!

  先遣队从北京出发的时候,徐晓伟是亲自到机场去送行的,当时正好是队员们结束廊坊艰苦的集训,回到家里过了一个幸福的春节,每个人在廊坊训练时减下去的体型重新又得到了丰沛,看起来精神百倍,红光满面。而现在呢?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看到的是一个个又黑又瘦的脸庞,有的队员因为每天在太阳底下站哨和搬运物资,脸庞被晒得黝黑发亮,如果不是仔细端详,会觉得与本地的黑人差不多了;有的不仅晒黑,还开始脱皮,脸上、手上一块块的皮翻开,露出鲜红的新皮,让人看上去触目惊心;有的队员通宵值班,连续工作,休息得不到保障,眼圈发黑,眼袋厚重,充满血丝;几乎所有的队员都是衣衫褴褛,前期的营区搬迁工作把他们的警服磨出了一个个洞,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很多队员甚至裤子的拉链坏了,只简单缝了几个扣子,像一双裤子外疲惫的眼睛;鞋子更是夸张,不仅都是灰,而且破了一个一个洞,露出了里面不同颜色的袜子。

  假如没有与他们在一起集训过几个月,徐晓伟一定会认为这是一支建筑工地的队伍,而不是印象中威风凛凛的维和警察防暴队。

  工作组的四位同志也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组长董艳红问队员:“你们的衣服怎么会破成这个样子?”

  队员回答:“我们每天的工作都是在进行物资拆装运上,工作时间基本保持在十几个小时,晚上有时候太累了不想洗澡就睡了,身上的汗渍会腐蚀衣服,再好的衣服也容易破。”

  工作组的同志都沉默不语。这个时候除了对队员们表示发自内心的尊敬外,他们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表达方式。

  晚上的会议上,王侣仁和谭家海分别汇报了营区搬迁和队伍管理的基本情况,内容徐晓伟前期了解的差不多。会议结束后,其他队员陆续离场,只剩下徐晓伟、王侣仁和工作组四名同志。

  徐晓伟说:“通过这几天了解的情况以及刚才的汇报,我认为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物资转移交通工具的问题,侣仁你说对吗?”

  王侣仁回答道:“是的。下午谭家海也说过了,这个问题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而是牵涉到的部门很多,联利团的手续又太繁琐,办事效率低下。”

  徐晓伟沉思了一会后说:“特殊时期不能按照经验办事,我想趁着我们在格林维尔这几天,董处长,您看是不是咱们去走访走访格林维尔分部的地区主管,或许他能够给我们一些帮助?”

  董艳红惊讶地问:“有这种可能性吗?”

  徐晓伟仔细分析道:“我认为可能性非常大。下午我看过咱们这边的营区结构,咱们就在格林维尔分部里面。目前格林维尔正在换防,不仅我们中国防暴队要搬迁到蒙罗维亚,分部裁撤也是迟早的事,如果我们的时间延迟,也就意味着分部裁撤的时间也会延迟。他们也许不会关心我们的利益,但是自己的利益一定会关心的。所以我认为他们在这上面应该会全力支持我们。第二点,每个地区的行政主管,与联利团的上层一定会有密切的联系,我们自己去协调后勤支持部,是属于越级,而且从礼仪上来说不对等,这些西方国家的职员不会买账。地区行政主管就不一样,也许哪天格林维尔裁撤后,他可能就到联利团总部去了,或者联合国总部去了,他的级别要比一般的工作办公室负责人要高,由他来协调符合规矩。至于解放军维和部队的工兵营,咱们可以通过地区主管和大使馆双管齐下,我相信都是中国人,他们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说干就干,第二天,徐晓伟和工作组的同志就走访了联利团格林威尔分部的地区行政主管查尔斯先生。这次拜访很顺利,查尔斯先生对中国防暴队一直都有好感,愿意全力为防暴队搬迁工作提供支持,并亲自打电话给联利团后勤支持部和绥德鲁中国解放军工兵营,协调运输事项。结束拜访的时候,查尔斯先生握着徐晓伟的手说:“徐,格林维尔地区在你们以前防暴队的努力下,任务完成得非常圆满,治安得到了根本性好转,我代表格林维尔分部的全体职员感谢你们。以后你们将换防到蒙罗维亚,那边的情况比这里复杂千倍万倍,衷心希望你们能够大有作为,我也相信这支队伍在你的领导下一定会大放异彩的!”

  虽然得到了查尔斯先生的大力支持,但是做事细致谨慎的徐晓伟还是不够放心,在他的提议下,工作组决定到绥德鲁去一趟,与解放军工兵营领导亲自洽谈。

  从格林维尔到绥德鲁200公里的路,从早上出发,到达绥德鲁解放军工兵营营区后,花了六个多小时的时间。不过与磋商的成果相比较,这一趟的辛苦还是非常值得的。完成对解放军工兵营的走访后,徐晓伟和工作组的成员也基本结束在格林维尔的视察慰问工作了。从绥德鲁回到格林维尔的当天晚上,徐晓伟满身疲倦却精神抖擞,他在工作日记中把这几天的商谈成果详细地记录下来,并叮嘱王侣仁留在格林维尔继续指挥营区搬迁工作。

  应该说,徐晓伟的这一趟格林维尔之行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4月3日,王侣仁到蒙罗维亚参加联利团组织的入职培训,期间他向徐晓伟汇报了搬迁的工作情况及取得的成效。

  按照徐晓伟提出的“善用规则,以我为主”外沟通联络的基本原则,王侣仁等人在不违背联合国工作行为准则及我国外交处事原则前提下,就营区装备物资搬迁问题向联利团多层级、多部门进行沟通协调,成效明显。

  比如格林维尔分部工程办公室承诺将对防暴队营区集装箱板房拆运提供技术支持,并在营区集装箱围墙搬离后,提供物资加固营区防御铁丝网。又比如联利团军事联合参谋部杰佛瑞•杜兰德少校,在带队来格林维尔营区考察期间,王侣仁多次向他阐述了营区装备搬迁所遇到的困难及需要他们帮助协调解决的要求。

  在王侣仁充分的说辞下,杜兰德少校表示将把中国防暴队营区搬迁工作作为其今年的中心工作,他将尽全力在联利团各部门中为中国防暴队出面协调。再比如为最大限度给驻蒙罗维亚分队提供物资,王侣仁等人建议将集装箱板房整体拆运,但最初遇到了联利团运输部门的反对,他们要求零散拆运。

  在坚持整体拆运的立场基础上,王侣仁第一时间召开会议,组织商讨外联协商对策,通过多封邮件请示、及时电话联系、亲自上门协调、利用友邻资源等方式,合理、有利、有节地向联利团负责审批装备运输的部门提出整体拆运的设想,阐述清楚计划方案,最终,联利团交通运输部完全同意了中国防暴队的装运要求,批准了第二批海运货物移动申请。

  最后,王侣仁总结说:“尤其是我们的老朋友查尔斯先生,在晓伟同志拜访后,一直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我们对他也非常尊重,在搬迁这件事情上,我们合作得非常愉快!晓伟同志和工作组走后,驻格林维尔的分队坚持日通报、周汇报,积极争取查尔斯先生的信任与支持。第二批海运物资拆解装箱后,营区铁丝网出现空挡,查尔斯先生主动向我方了解情况,并第一时间指示分部工程部负责人与我方对接,及时提供铁丝网,有效弥补了我营区安全漏洞。同时他还为我们解决了食物配送和医疗垃圾填埋的问题。”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