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大国利剑》第二章第二节 听取工作报告

2018-08-28 10:36:36来源: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第二节

  早上起床后,徐晓伟拿着水杯牙刷到外面的洗漱台,打开水龙头,却没有一滴水出来。

  一边的解放军维和官兵看见了,马上跑过来报告:“领导,今天没水,只够烧饭,不能洗漱。”徐晓伟叹了一口气,回到房间把物品放好,准备上个厕所。

  运输连的厕所是国内老式的集体蹲坑,每一格用砖头简单隔开。由于没水,冲不了厕所,里面味道很浓,熏得眼睛都睁不开。每个厕所都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你盯着手机,蚊子盯着你”、“疟疾的几种常见形式”等提示性语言。不管如何,该解决的还是要解决,徐晓伟苦笑着蹲了下去。

  早餐过后,徐晓伟发现工作组的几名同志都是黑眼圈,看来是一夜没睡好。其实昨天晚上徐晓伟也没有睡好。尽管身体很累,他却不得不躺在床上思考着这几天的行程,如何利用公安部工作组过来指导的机会,为防暴队争取到最大的利益和政策,从而打开困局。每一次思索,似乎都有一些想法,但反复推敲之后,觉得又有更多的不确定因素,所以又不得不自我否定。就这样躺在狭窄的行军床上翻来覆去,只在天亮的时候迷糊了一会。

  现在看来,昨晚一晚未睡进行思考的可不止徐晓伟一人啊!

  按照计划安排,进驻后的第一天是原地休整倒时差。由于心里想着事情,徐晓伟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休息。他现在需要的是马上召开会议,听取各分队,尤其是先遣队的前期工作情况报告。

  队领导中,王侣仁和詹兴虎是带领先遣队前期来到任务区的领导。2月22日晚,是中国传统的元宵佳节,就在这一天,王侣仁、詹兴虎、谭家海、李小飞等30名队员在公安部边防局后勤训练基地吃过晚饭后,从北京首都机场出发赴利比里亚任务区,与第三支防暴队进行轮换交接。在历经28小时的长途飞行后,于蒙罗维亚时间2月23日晚上8点15分抵达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经过短暂的休整后,转乘联利团飞机赶赴格林威尔营地。24日中午13点,全部队员安全顺利进驻格林威尔营地。

  “虽然是第一次出国执行任务,但是队员们保持了非常优良的作风。”王侣仁队长在汇报的时候特意提到了先遣队出征时的几个小事情。

  第一个是在途径比利时布鲁塞尔中转时,一名机场工作人员的评价。布鲁塞尔时间凌晨5点30分,先遣队乘坐的海南航空飞机降落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机场。按照行程安排,先遣队将在机场内休息6个半小时,再换乘飞机转赴利比里亚。下飞机后,先遣队员们按照制定的预案安排,在短短5分钟内收拾好行李,整齐有序地离开飞机进入候机厅。由于天色还早,机场内除了偶尔巡逻的几名警察外,几乎看不到其他人。布鲁塞尔的候机大厅不大,尤其是在一楼安检通道前,仅有约20个座位。队员们经过交流,在靠墙一角集中把行李有序堆放整齐,寻找座位就座休息。机场不时有航班飞进,一些国外友人也陆续进入候机大厅等候。每当看到有其他旅客过来,队员们都谦虚地离开座位让出位置给他们。虽然绝大部分队员都是首次出国,但是在布鲁塞尔机场,除了偶尔几句交流外,大家都保持着良好的秩序,不喧哗、不吵闹、不闲逛,始终面带微笑地与每一名机场员工交流,哪怕仅仅是一个点头、一声招呼、一句问候。一位在首饰店工作的机场员工全程目睹了队员们的表现,临走的时候主动走过来用英语问:“你们是来自中国的吗?”当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员工伸出了大拇指,用生硬的汉语说道:“我就猜你们是中国人!好样的,欢迎下次再来!”

  资料图

  第二个小事情是国际航班的空乘人员。在转乘从比利时布鲁塞尔飞往蒙罗维亚的飞机上,旅客来自世界各地,各种肤色、各种口音交织在一起。队员们在迅速摆放好自己的行李后,热情地主动帮助有困难的旅客。一些身材娇小的旅客携带了沉重的包裹,队员们二话不说就帮忙提起来放到行李架上;有的旅客带着小孩子乘机,一边抱着孩子一边拿着行李,行动十分不方便,队员们看到后有的帮忙抱小孩,有的帮忙拿行李,帮助乘客顺利登机;还有的乘客年老体弱,行动不便,队员们热情地帮忙拿水、拿食品,等等。在队员们的帮助下,登机秩序井然有序,空乘人员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队员之间也互相开玩笑说:“雷锋出差一千里,好事做了一火车。咱们中国维和警察飞行一万里,要把好事做满一飞机。”经停塞拉利昂的时候,队员们换上了维和警察的服装,着实让身边的乘客大吃一惊。“我知道你们,你们是中国的维和警察,是来帮助我们国家的!”三位来自利比里亚的乘客掩饰不住满眼的惊喜,“天哪,平时我们都是在街上远远看见中国维和警察,很少能近距离和他们坐在一起,没想到这次飞机居然能跟这么多的中国维和警察一起。这真是个难忘的日子!”许多乘客拿出了手机,拍下和队员们的合照。就连飞机上的比利时空乘人员,也抑制不住激动,纷纷与队员拍照留念。临下飞机的时候,空乘人员迅速恶补了几句简单的中文向队员告别:“再见,中国警察!请接受我们尊敬的祝福,期待下次再见!”

  第三个小事情是旅居蒙罗维亚中国商人。从北京到蒙罗维亚旅途中,有几位中国乘客一直与先遣队在一起。当从布鲁塞尔换乘飞机飞往蒙罗维亚的时候,他们热情地与队员们攀谈起来,因为对他们来说,还是第一次在飞往蒙罗维亚的飞机上碰上这么多的中国人。“你们是去蒙罗维亚旅游的还是做生意的?”他们好奇地问道。当队员们告诉他们是中国第四支维和防暴队后,他们显得很兴奋:“我们早就知道咱们中国有支防暴队在利比里亚,以前驻守在格林威尔。我们一直很关注。听说你们马上要换防蒙罗维亚,这是真的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们的眼眶中瞬间饱含了泪水:“太好了,你们终于来了!咱们华人在蒙罗维亚一直盼望着有祖国维和警察过来,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要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让蒙罗维亚的2000多名中国人都知道,祖国警察过来了,咱们放心了,腰杆更硬了!”一位姓徐的商人告诉队员,从上飞机起他就一直关注着先遣队员们的一举一动,队员们一路上的点点滴滴都让他相信,这是一支可以让蒙罗维亚华人放心的队伍。“我在蒙罗维亚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看到过很多国家的维和警察,但是没有一支能像你们一样,整齐、精神、有理、威武,从你们身上,我感受到了祖国的强大,即使远在万里之外的西非大地,我们的心也是温暖的!”

  王侣仁讲述的小故事让众人不禁拍手叫好。维和警察出国,代表的是国家形象,体现在细微之处。紧接着,王侣仁汇报了与第三支防暴队进行交接轮换的情况,这也是防暴队当前最需要掌握的情况。手里有多少底牌,决定了下一把能打多大的牌面。

  王侣仁的汇报主要包含了三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是在蒙罗维亚的外联协调工作。先遣队抵达蒙罗维亚罗伯茨国际机场,除联络官鹿凌振、后勤官刘月富、驾驶员夏传飞留在蒙罗维亚协调工作外,其余27名队员于2月24日分2个批次依次抵达格林威尔营区,并迅速与第三支防暴队开展工作交接。2月26日至3月2日,第三支防暴队张广保队长与王侣仁队长、联络官鹿凌振、后勤官刘月富组成联合工作组前往联利团,主要就换防、进驻、交接三大问题与有关部门进行沟通协调。工作组先后走访了防暴办、联合调度中心、后勤指挥中心、工程处等部门,与防暴办主任罗米提、后勤指挥中心主任安德烈、后勤支持部代理副部长王阳等进行了会谈,就第三、四支防暴队轮换期间相关具体事宜进行了商讨。在王侣仁的提议下,2月29日下午,防暴办牵头组织召开了中国防暴队换防搬迁协调会,防暴办主任罗米提、后勤计划处主管杰弗瑞、工程处主管萨内尔、尼泊尔防暴队队长百斯奈特和联合工作组人员参加。在协调会上,王侣仁等人本着“以我为主、对我有利”的原则,对联利团提出的勤务、进驻、交接方案多次进行协商修改,详细分析了当前的现状及利弊关系。通过努力,在熟练运用联合国规则进行说服和有礼有节的感情交流下,商谈取得了重大突破。

  第一个突破是有效解决了后续部队在蒙罗维亚与格林维尔之间来回奔袭的困难。原定计划后续部队110人抵达利比里亚后,直接飞往格林威尔,3月21日再回到蒙罗维亚。经过工作组反复阐述利弊关系,联利团最终确定,后续部队抵达后,1个分队入驻解放军运输连,1个分队暂住中转营2天,随后再进驻尼泊尔防暴队(考虑到大部队抵达时间为尼泊尔防暴队休息时间,尽量减少打扰),剩余1个分队当天就飞往格林威尔。此项决调整极大地减少了防暴队人员及物资的来回往返,提高了安全系数,也为提前熟悉蒙罗维亚勤务打下了坚实基础。

  第二个突破是妥善协商解决了前期蒙罗维亚任务繁重的问题。由于防暴队同时面临营区搬迁、改建等繁重任务,先遣队主动拜访防暴办主任以及尼泊尔防暴队,经过积极斡旋沟通,最终联利团商定中国防暴队3月11日至21日期间不承担任何勤务,由尼泊尔防暴队继续承担营区警卫直至4月22日尼泊尔防暴队撤离,并促使防暴办主任罗米提先生高度重视中国防暴队任务压力,同意安排防暴队在3月21日至4月22日备勤期间,原则上不指派任务,一旦有重大勤务,也会协调维和部队处置,为防暴队下步顺利开展营区搬迁建立良好基础。

  第三个突破是解决了大部队到达后的的行程安排问题。在促成110人大部队换防格林维尔计划的变更后,先遣队第一时间整理上报新的轮换计划,得到防暴办充分认可。同时,先遣队迅速与联利团运输管理部门、解放军运输连协商,协调落实分别进驻格林维尔、解放军运输连和尼泊尔防暴队3支队伍的交通住宿问题。3月7日,联利团运输管理部门批准为中国防暴队轮换专门指派3架专机,2架货物,4辆卡车,4辆客车,用于运输大部队人员物资。3月8日,联利团维和部队正式下文批准防暴队入驻运输连请求。

  第四个突破是解决了防暴队办理联合国身份证和驾驶证的问题。面对联利团审批程序复杂、办事效率低下以及自身交通保障难的问题,留守首都的联络官鹿凌振、后勤官刘月富、驾驶员夏传飞三名同志采取全天候轮班跟进策略,通过打电话催促,上门拜访等方式,使联合国工作人员从第一天办2张证件的进度,发展到后来1天办理15张甚至20张,为大部队的进驻提前后开展各项勤务工作做好了充分准备。

  王侣仁汇报的第二个重点是先遣队在格林维尔分部开展的外联工作。

  2月26日,王侣仁与第三支防暴队张广保队长分别走访了联利团格林威尔分部地区事务主管查尔斯先生、安全事务主管菲利普先生、民事警局警队长路易斯先生和联合国驻利比里亚军事观察员5队队长坦克先生,向他们介绍了第四支防暴队先遣队有关情况。查尔斯先生、菲利普先生、路易斯先生和坦克先生对第四支防暴队先遣队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并表示联利团格林威尔分部将一如既往地支持第四支防暴队各项工作。考虑到联利团申报程序繁琐,办事效率低下,王侣仁等人在走访熟悉联利团格林威尔分部主官后,一方面通过他们的职责相继协调了勤务、运输等相关事项,另一方面通过他们向联利团总部沟通协调,依靠多条腿走路,许多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为后续部队进驻创造了较好的环境。

  第一个争取到的是格林威尔分部和印度防暴队的最大支持。原定3月3日交接完成后,由先遣队承担格林威尔分部5个哨位的执勤任务。王侣仁将先遣队的实际情况分别向联利团总部和格林威尔分部作了汇报后,多次走访格林威尔地区行政主管查尔斯先生。在反复斡旋沟通下,联利团明确,3月3日起由印度防暴队接管格林威尔地区勤务;格林威尔分部增加保安数量,接替第三支防暴队承担的1、2、3、4、5、6号哨位,先遣队仅承担营区门口的7号哨位,大大减少了先遣队站哨执勤工作量,为后期的协调与营区拆装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同时趁热打铁,在印度防暴队到达后,第一时间与他们取得联系,争取他们对先遣队的力量支持,由其派出人员从每晚20时起至次日凌晨6时止,对防暴队营区东面、南面、北面进行不间断巡逻,并每小时向我哨兵通报巡逻情况,不仅减少了先遣队的工作量,还大大增加了营区安全系数。

  第二个争取到的是尼泊尔防暴队给予防暴队的最大支持。在先遣队的努力下,尼泊尔防暴队对中国防暴队后续部队进驻他们营区表示同意并欢迎。在取得他们同意后,先遣队继续加强与他们的协商,进一步固化成果,扩大战绩。目前,尼泊尔防暴队同意为中国防暴队进驻的分队提供2到3个大房间供队员住宿,还特地向联利团申请了提供进驻分队使用的盥洗集装箱,并允许提前派员进驻进行装修。3月9日,先遣队派出9名队员、5辆车装载物资,冒着酷暑、高温天气带来的影响,连续行驶13小时、350公里,安全抵达蒙罗维亚,并先期开展尼泊尔营地的空调安装,水电架设等工作。

  第三个争取到的是联利团对运输工作的最大支持。考虑到中国防暴队将于3月21日开始承担蒙罗维亚的勤务,但全部的执勤装备物资及驻蒙罗的队员基本生活保障设施仍在格林维尔营区,装备物资能否及时运到蒙罗维亚成为我防暴队能否正常开展勤务、坚守大国承诺的关键。时间紧,任务重,先遣队以加急邮件申请、反复电话协调、亲自上门磋商等方式,完成了与联利团后勤支持部及运输管理部的对接,制定装运方案,确定了货物装船、装车的时间。期间,马義超、王相伟等队员多次会面格林维尔分部行政主管查尔斯先生,要求其协调解决重型吊机问题。在得知需协调中国工兵营25吨吊机才能完成重型物资转运至港口的任务时,王侣仁第一时间致电工兵营大队长寻求帮助与支持,并获得对方的承诺,25吨吊机及PLS卡车将于12日抵达格林维尔营区协助搬迁轮换。3月9日,王侣仁再次拜访了格林维尔分部地区行政主管查尔斯先生,就营房搬迁相关细节、责任进行了进一步明确,明确具体时间,落实责任到人。查尔斯先生对中国防暴队搬迁工作高度重视,大力支持,表示将指派分部运输部负责人罗兰德先生专门负责对接马義超,第一时间给予配合。同时,查尔斯先生还主动表示,分部将派出2辆卡车协助中国防暴队运输物资。为确保物资按计划顺利上船,查尔斯先生还积极与格林维尔港口当局以及卡特琳娜号船方保持联系,让其改变原航线计划,专门改靠格林维尔码头,为物资运输提供“优先待遇”。

  最后,王侣仁汇报了先遣队与第三支防暴队交接的情况。

  出征前,在徐晓伟专门到部边防局后勤基地就交接轮换工作对先遣队进行指导,并与第三支防暴队多次联系沟通,商议制订详细的轮换交接工作方案。按照徐晓伟提出的“讲政治、讲原则、讲感情”的工作要求和“既当好学生,又当好主人”的轮换交接理念,先遣队明确了“学习掌握防暴队勤务工作规程和管理教育制度,借鉴吸收前支经验做法和队员心得体会,清点接收各类物资装备和固定资产”三个工作重点,项项理清分工,层层明确责任,严格落实“工作交接要对口帮带、无缝对接;物资交接要底数清、账目明;硬件交接要交得清楚、用得放心”的要求,与第三支防暴队展开轮换交接工作。

  在指挥中心方面,组织队员积极参加跟班学习,全面、细致、深入地了解了各岗位在任务区的实战职责,日常值班工作流程及注意事项、值班室各类联络监控报警设备的操作使用等,确保快速接手值班备勤工作。交接完成后,指挥中心迅速投入实战值班,明确了3人轮班负责24小时值班工作制度,平均每人每日实际值班时间达12小时以上,期间协调地区安全主管、军事观察员、印度防暴队等开展外联会议13次,切实与周边联利团单位打好关系。上报联利团日报、周报22篇,接手回复工作性邮件150余封,处置各类来电500余次,未出现任何差错,使得指挥中心作为先遣队的“大脑”能够高效运转。提前向防暴办上报大部队轮换计划,申请人员专机,协调联利团后勤部门落实大部队接送车辆,确保了迎接大部队及代表团在利期间交通无缝衔接。

  在部队管理方面,先遣队对交接期间的各项纪律进行强调,明确“一律不得饮酒,一律不得透露工作情况,一律不得在互联网上发送涉及先遣队的图片文字,一律不得私自取用交接物资”的四个一律要求,强化先遣队员的责任意识。严格执行交班、操课、点名、查铺、查哨等管理措施,确保执勤、训练、工作、生活四个秩序全面落实。建立定人、定时、定点、定事、定绩五定管理办法,通过交班会掌握和明确对接人员动态、交接推进情况,加强对各项工作的组织领导和督促推进。建立先遣队分级、分区管理制度,按照先遣队、小队、小组明确管理层级,按照外部、联利团格林维尔分部、防暴队营区进行分区分级审批,实行动态跟踪管理。加强营内队员动态管理,要求队员做到5秒种呼叫应答、1分钟集合完毕,全力保证分而不散、忙而不乱、作风不松。

  在物资交接方面,各组克服天气炎热、环境陌生、水土不服、时差等带来的影响,全力投入到熟悉营区环境和工作对接上,主动跟班学习,熟悉装备摆放位置、设备性能、操作程序及注意事项。车辆组每天工作10多小时对车辆进行拆洗、维修、保养;炊事组为尽快熟悉厨房设备操作,主动帮厨,坚持“第一个进入厨房,最后一个离开岗位”;机电组利用所学知识,对发电设备进行拆洗维护,每天汗流浃背;军械组接收的武器、警械物资数量多、种类杂、工作量大,连续加班加点,按时完成交接任务,实现零差错,共接收格林威尔营地装备物资13类,2672种,233297(台/辆/件/套/个/箱/斤)。

  应该说王侣仁汇报得非常详细,先遣队进驻后半个多月的工作在他的娓娓道来下,像一幅生动的画卷展现在众人面前,徐晓伟听得直点头。

  “但是,交接后,发生了一个小插曲,非常惊心动魄!”王侣仁说。

  故事发生在指挥中心的队员李小飞身上。与第三支防暴队的指挥中心开展交接后,李小飞一边交接一边学习。3月3日全部完成交接任务后,李小飞带领马義超和王相伟开始全面接管指挥中心。由于时差的关系,白天指挥中心主要承担与蒙罗维亚联利团总部以及格林维尔分部的沟通联系,晚上十点后,国内是凌晨六点,很多通知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所以指挥中心必须保持24小时值班。先遣队指挥中心只有3名同志,所以值班的压力很大。考虑到自己的英语水平只有四级,怕影响工作,李小飞主动提出来包干了所有夜班直至后续部队到来,每天从晚上十点开始至次日凌晨八点交班,这个时间段基本都是与国内联系,英语水平要求相对较低。这段时间对李小飞来说绝对是个煎熬,晚上不眠不休,白天还要担任宣传工作,拍摄队员们的日常工作情况以及拆装运劳动场景,每天能休息的时间只有三到四个小时。几天下来后他感觉到疲惫不堪。但是指挥中心晚班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装在营区的16个摄像头监控显示屏就在指挥中心里,必须不间断对营区进行巡视。3月6日凌晨1点钟,李小飞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突然发现在9号摄像头位置出现了一名赤裸着上身鬼鬼祟祟的黑人男子!营区的监控里三更半夜怎么可能会出现衣冠不整的黑人呢?李小飞马上意识到,营区遭到外敌入侵!

  营区两道防线,他是怎么进来的?来不及细想,李小飞马上用对讲机向带队领导詹兴虎进行了报告,通知流动哨兵进入实战状态,并呼叫全体队员起床准备迎战。

  刚进入任务区不久就迎来了第一次实战,队员们心情紧张忐忑却又充满了兴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全体人员全副武装,按照营区遇袭方案进行防御。在此期间,李小飞再次通过摄像头对营区进行了扫描,确认了入侵营区的只有2名黑人。在确定对方人数后,詹兴虎马上组织人员从防御转为驱逐,5人一个小队进行全营区搜索。大概是看到中国防暴队行动起来了,2名非法入侵者并没有过多停留,在夜幕中消失了身影。整个夜晚,防暴队严防死守,再也没有发现入侵者。

  “他们什么企图?”徐晓伟担心地问。

  “当时天黑,营区外面没有灯光,我们搞不清楚他们有什么企图,只是从视频监控中发现他们偷走了几件第三支防暴队留下来的废旧衣服。第二天天亮之后,我们再次对营区及外围进行巡查,才发现他们其实是利用涨潮的机会,从联利团靠海一侧泅渡上岸,利用钳子剪开铁丝网钻进来的。铁丝网的地方正好是监控的死角,格林维尔分部的哨兵没有发现他们,印度防暴队夜哨人员也没有发现他们,幸亏我们的队员通过监控在医药仓库发现了他们的踪迹。通过分析,他们的目标并不是要袭击我们,而是盗窃。”詹兴虎补充说道,“这次发现非法侵入事件虽然令我们虚惊一场,但也并非坏事。队员们迅速进入了战斗状态,一边修补营区周边铁丝网,一边加强巡逻;格林维尔分部的哨兵和印度防暴队也及时加强了巡逻,这对我们的工作带来了极大帮助。因为随着后期营区物资拆装运,作为防御工事的集装箱要陆续运到蒙罗维亚,营区周边肯定会出现较大空隙,给我们的防御带来被动。这次事件让格林维尔分部和印度防暴队都提高了警惕,间接提升了我们的安全系数。后来这段时间再也没有发现夜间侵入事件了。不过倒是白天,营区周边的本地人慢慢多起来了,估计他们是听说了我们要搬走,想过来要点物资。”

  “安全工作落实得怎么样?”这是徐晓伟最关心的问题。

  王侣仁回答说:“安全工作,我们按照最高标准从严抓好落实。利比里亚当地安全形势严峻,一是自然条件导致植被茂盛,野生动物频繁出没,蚊虫肆虐,极易传播热带疾病;二是当地路况非常复杂,通过联合外出巡逻发现沿途坑洼、危桥、陡坡、泥泞等复杂状况多发,对车辆部件磨损较为严重,对执勤车辆车况要求较高;三是当地群众对联合国人员较为热情,习惯通过握手、碰拳、合影等方式表示友好,当地儿童也常对防暴队队员、车辆进行围观、跟随或索要物品,较难驱散。此外,全部交接完毕后格林威尔营区仅剩27名队员值守,人员少、工作量大,为此,我们第一时间对周边环境进行了熟悉,并专题召开会议对安全形势进行分析、部署。根据面临警力不足、经验不足、疲劳困倦等现实情况,提高巡防力度和查哨密度,共派出执勤警力200余人次,开展查哨60余次,确保了营区、人员及物资安全。坚持疾病预防高压态势,着力强化常态机制建设,建立以24小时全程关注、每日3次涂抹驱蚊药品、每日2次全营区消杀、出现病情第一时间隔离治疗的“24—3—2—1”卫生防疫机制,夯实卫生防疫屏障;严格落实各项安全工作规程,建立枪弹、车辆动用队长负责制,严格执行枪弹管理、车辆派遣安全工作制度。建立施工节点计划制度,每日对下一日施工任务进行明确,设定强度和休息时间,针对任务种类明确工具、医疗用品、注意事项等内容,有效加强了施工作业过程中防中暑、防晒伤、防割伤等安全措施落实,确保了各项工作安全有序推进。”

  徐晓伟继续问:“那队员的身体情况如何?”

  “考虑到利比里亚湿热的气候条件与国内差异较大,热带疾病多发,队员初到驻地容易出现水土不服等症状,造成健康隐患。我们将每日早操与下午体能训练全员参训作为一条纪律,严抓落实,不容变通。在施训过程中,强调科学组训,根据天气、警卫任务灵活调整训练内容,确保队员不间断加强锻炼积累,培养良好的体能素质。”

  徐晓伟用肯定的眼光看着王侣仁说道:“看来组织派你担任先遣队的负责人是非常正确的,确实做得很好!对了,兴虎同志,我这里有个事情要问问你看,听说第一次物资转移你们采取了陆路运输的办法,具体怎么样?路况如何?”

  说起首次陆运,詹兴虎来了精神:“这个陆运也是一波三折,比侣仁同志讲的抓小偷精彩多了!”

 友情链接

/ Links